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地的旋律

原创空间,旨在写文。简单的文字,或是我用心的歌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又见槐花  

2011-05-09 11:00:56|  分类: 如歌散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又见槐花 - 大地歌手 - 大地的旋律

 

 

算来已是三十岁的人了,却没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,于是单身宿舍就成了我唯一的家。这临时的寓所与友园、新乐遗址为邻已有五六年了,期间最让我欣慰的是每年春夏之交的五月,在友园和新乐遗址的街路旁总有一段槐花飘香的日子,这使我仿佛感觉童年的故乡来到了这座城市,与我为伴……

又是五月,临街的刺槐花如约地开了,洁白的满树都是,与嫩绿的槐叶相映着,特别是那股子特有的清香味儿随风扑鼻,更是清新怡人。说来这个季节也是宜人,不冷不热的天气,风沙去了雨季还没来,正是晨起早练、傍晚散步的好时机。而我似乎辜负了这个时节,也许是多年的工作原因使我养成了晚睡晚起的习惯,顶多是在晚间不加班或者没事儿的时候出去散散步,而晨起早练的时候几乎没有过,猜想我的越发瘦弱大概与此会有些许的关系吧。

这是一个周日,临近正午的时候天气有些发热,我外出办事儿回来,下电车后的一段路正好步行于友园和新乐遗址街路旁的刺槐树下。这时肚子有些饿了,我放慢了脚步,不时地抬起头看着满树的刺槐花,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童年的一些往事……

那时候我大概六七岁,正赶上六零年后的又一次饥荒,春天种完地后村里的大部分人家就都没有吃的了,我家也不例外,由于没有钱,仅有的一点返销粮也领不出来,没办法只好拆东借西的凑了点粮食,熬出的粥不是稀稀的就是加了多半的野菜,全家人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生活。

记得那是一个早晨,天小阴着,爸爸刚刚从地里回来,家里还没有吃早饭,我的一个做尼姑的本家姑奶来了,她打开手里的毛巾小包,拿出两个饽饽儿递给妈妈说:“这是我用磨米糠做的,你分给孩子们吧,别饿坏了他们……”那个姑奶走后,妈妈将饽饽儿分给了我们,现在的我已描绘不出那饽饽儿的味道,只记得那时吃饽饽儿的香劲儿就甭提了。

后来的日子,姑奶还给我家送过一些粮食,但终归不多,因为她一个人还不知道是怎么节省下来的呢!我家粮食的欠缺依然得靠野菜补足。

记得也是一个中午,妈妈叫醒午睡的我,说是让我跟她去挖野菜,妈妈挎着个菜筐,我们来到了西梁后的刺槐林子。记不得那是第几次挖野菜了,林子的野菜几乎早就被人挖光了,一个中午下来,所挖的野菜还没有盖上筐底儿,而我们又累又热,我央求着妈妈回家。妈妈说回家吃什么,要不然就摞点刺槐花吧,就这样我们摞了大半筐的刺槐花。回家的路上我问妈妈刺槐花能吃吗,妈妈说能吃,只是不能多吃,吃多了嘴会发麻的。

那天的晚饭我们终于饱餐了一顿槐花馅儿的大饺子。也就是那以后的一段日子,刺槐花几乎成了我家的粮食,加上一些杨树叶之类的野菜,养育着我们一家人的生命。刺槐花渐渐地谢了,没过多久,自留地里的土豆结实了,秋天也随之来临,一个饥荒年过去了,而那一年关于刺槐花的故事却永远留在了我六七岁的记忆里。后来的饥荒也曾有过,但都没有那一年延续的时间长,我因此再也没有吃过那香香的刺槐花和那槐花馅儿的大饺子。

就在一切都渐渐好起来的时候,父母都相继去世了,独在异乡的我虽然不敢与人相比,但生活中再没有过如童年时的那种饥荒,每每槐花飘香的日子,总让我想起六七岁的童年,想起母亲,想起那故乡的刺槐花,那大片大片的曾经养育过我们一家人的刺槐花。

又见槐花,洁白的、清香怡人的刺槐花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又见槐花 - 大地歌手 - 大地的旋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