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地的旋律

原创空间,旨在写文。简单的文字,或是我用心的歌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堂里的雪花飘啊飘  

2011-11-25 20:41:44|  分类: 如歌散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天堂里的雪花飘啊飘 - 大地歌手 - 大地的旋律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 不知道怎么了,今年的大雪就是迟迟不肯来,就像刀郎在歌中所唱的那样,今年的雪比往年来的稍晚了一些,但究竟要晚多久,什么时候会来,谁都不知道,大家只有在焦急中耐心的等待...... 

    昨天夜里突然下起了大雪,漫天飞舞的雪花飘落下来,世界一下子变得洁白了,空气那个清新劲儿让人忍不住到室外做着深呼吸,尽情吸吮着大自然的给予。谁都知道好雨知时节,却不曾想到一场来得正是时候的大雪也会让人感到心情愉悦了许多。 

    透过飘飞的雪幕,错落有致的村庄就出现在眼前,沿着崎岖的山路我来到一个山里人家,院墙是用篱笆围就的,柴门敞开着,走到门口我一眼就看见了父亲,他手里拿一把大扫帚,正在由里往外扫着过道上的雪,就快扫到门口了。父亲的身上、头上落满了雪,连眉毛上都挂着雪花。

    我迎上去对父亲说:“看你,雪还在下,忙着扫什么呀?”

    父亲说:“就知道你要来,扫一扫好走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扫吧!”说着,我想从父亲手里接过扫帚。父亲没有把扫帚给我,说:“你先进屋吧,这就完事儿了。”我拗不过父亲,自己进了屋。 

    小屋似乎很熟悉,却又不是我小时候的那个家。火盆就放在炕沿上,我烤了烤手,环视一下屋的四周,在煤油灯柔和的光照下,小屋显得格外朴素却又十分的整洁,我心想父亲还是那么勤劳朴实,把家弄的井然有序。 

    父亲进屋了,扑掉身上、头上的雪花,随手拿起毛巾擦了一把脸,回身和我面对面的坐在了炕沿上。 

    父亲问我:“走累了吧?” 

    我说:“还好,不累。” 

    父亲说:“别逞强了,我知道你这几年不顺当,心情不好身体也差,走了这么远的路能不累嘛,不行就躺一会儿吧。” 

    我感到很惊诧,问父亲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情况?” 

    父亲说:“我什么不知道?我是你的父亲啊!” 

    我的心有些酸楚,为了控制泪水,不让父亲看见我难过的样子,我赶紧岔开话题,问父亲:“我母亲呢?”

    父亲答道:“你母亲说你上个月二十六号可能会来,就和我等了一天,结果没等到你,第二天就去你舅舅家串门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们过的还好吗?”

    父亲说:“这里安静,过得省心,不像你们那里日子过得那么累。”

    我问父亲:“还需要什么吗?”

    父亲说:“什么都不需要,前些年你寄的钱还有呢,你哥哥、妹妹有时候也给送点钱过来。这儿不像你们那里什么都需要钱,没钱就活不成了。你现在不像在部队那时候了,现在挣的那么少,还要养家糊口,以后就不用总惦记着寄钱了。一个人在外不容易,不要太苦了自己,要多注意身体,遇事要想得开,没有过不去的坎儿,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父亲的话,再看看父亲满头的白发,还有那慈爱的目光,心里不知道是个啥滋味儿,既有心里感受着父爱的温暖以及在父亲身边的坦然,又有对父亲的疼爱,我问父亲:“你的头发怎么都白了?”

    父亲说:“傻孩子,二十年没见了,我还能不老啊?”

    二十年?我疑惑不解,莫不是父亲老了记忆不好或者是有些糊涂了,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许多事情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。记得当兵走的那天,父亲步行十里山路追到乡政府送我,大卡车拉着我们入伍的新兵上路了,我特意坐在车箱里的后端回望着父亲,车远走越远,父亲的身影越来越小,直到最后在我模糊的视线中渐渐消失......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,父亲问我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”我回过神来问父亲:“我母亲哪天回来?我等她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父亲说:“她走的时候没说,说不上哪天回来,还是别等了,你还要上班,有份工作不容易,别耽误了,来看看就行了,天快亮了,路那么远,你得赶回去上班,这就走吧!”

    我在父亲的催促下依依不舍的走出了小屋,父亲送我到大门口便停下了脚步,告诉我:“小心路滑!”我说:“没事,你回去吧。”我边走边不住的回头,看见父亲依然站在门口望着我远远的离开,就像那年我当兵走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雪还在下,路越来越难走,我小心翼翼的前行着,我怕自己跌倒,因为我还一直在父亲的视线里。雪越下越大了,漫天的雪花不停的飘啊飘......

    这时候手机的闹铃响了,我从梦中醒来,赶紧去看了一眼挂历,却原来上个月的二十六号,是父亲去世二十周年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的十一月二十六日,故乡的大雪下得纷纷扬扬,我孤身一人在回家的列车上......

 

 

    后记:2006年12月11日清晨做了这个真实的梦,醒后看过日历才想起那一年是父亲去世二十周年,于是怀着歉疚和思念记录梦境,写就此文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天堂里的雪花飘啊飘 - 大地歌手 - 大地的旋律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3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